永嘉本久泵阀有限公司
联系方式
传真:0577-8679960
电话:0577-8679959
邮箱:chen@dongshenglamp.com
产品类别

“世界裤都”福绵:原料人力成本涨 价廉优势难连绵

  编者按:
  
  一个区域的经济有没有活力,很大程度上要看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的“健康状况”。经济结构调整、节能减排、货币政策趋紧、楼市调控、人民币升值……在夹缝中生存的中小企业,又遇到了哪些新的状况?近段时间来,浙江、广东等地一些企业传来了倒闭的消息,这是否预示着倒闭的“多米诺骨牌”已经开始?在近几年刚刚发展起来的广西中小企业,能否承受这一次的冲击?为了打开这些问号,本报记者不仅深入到企业当中,还采访了中小企业的主管部门,向各银行问计,帮助中小企业寻找一条出路。在8月4日,本报还将联合“金联盟”的成员,举办一场银企对接会,为本地的中小企业提供更多帮助。
  
  玉林市福绵管理区被誉为“世界裤都”,鼎盛时期有1300多家以牛仔裤为主的服装企业,6万多名从业人员。在这一次冲击波中,“牛仔们”能否继续坚挺,独善其身呢?7月28日到29日,记者来到玉林进行探访
  
  价格优势渐失 感叹生意难做
  
  7月29日下午5时许,夕阳斜照着福绵管理区福绵大道。“服装加工”、“来料加工”,街道两旁最多最醒目的,要数一些服装企业的门面和招牌。
  
  距福绵管理区政府不远处的路边,有一栋漂亮而又气派的大楼,这里是在当地较有名气的玉林市众顺服饰有限公司。
  
  楼内的景象与气派的外观形成强烈的反差,放眼望去,宽敞的大厅里只有几把孤零零的椅子。“没意思啊,生意难做。”负责人唐健忠看起来情绪不高。对于记者的提问,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,言语之中,透露出几分失望和无奈。1990年入行至今,在牛仔裤行业20多年的打拼经历,给他赢得不少荣誉和尊敬。可在这一刻,对于这一行该何去何从,他却显得有些迷茫。
  
  在当地,不少企业靠薄利多销,每条牛仔裤赚三四元钱,有些甚至低至1.5元。原材料价格上涨后,牛仔裤成本一下子增加好几元。“与广东的品牌产品比,我们既不是名牌,价格也不特别低。”唐健忠说,竞争力的下降,直接导致当地牛仔裤销量下滑,“与去年相比,我们的销量下降了50%”。
  
  另一个问题是生活成本增加后,工人们对工资的期望值更高,但大多数企业无力加薪。“工人干得没盼头,说走就走了。”唐健忠叹着气说,他准备将厂房出租,看谁有能力谁来做。
  
  福绵的不少服装企业,都在网上发布有招商广告。“对不起,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”、“不好意思,我们早就不做牛仔裤生意了”,记者欲联系一些企业,电话里频频传来类似的答复。一个多小时后,玉林圣利服装厂的唐湘林和玉林市路易服装厂唐家林等人,先后接听了电话。他们的说法差不多,一方面是原材料上涨导致产品没有价格优势,另一方面就是缺工人。
  
  “我们现在左右为难,不生产吧,还欠银行的钱呢;生产吧,根本找不到买家。”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说,很多人都说熬不下去了,“你过两个月再来,说不定我也关门了”。
  
  试图坚持下去 作坊模式受阻
  
  记者来到何海的玉林美昌制衣厂时,这里刚恢复供电。三层楼的厂房里,只有几个工人在缝牛仔裤。“我现在每天只看两个频道,中央台的财经频道和新闻频道。”何海说。
  
  何海目前最大的难题是没资金继续生产,以前形势好的时候,原料费、水洗费可以先拖欠,现在则必须先付款;更为头痛的是,卖出牛仔裤以后,资金无法及时回笼,要被拖欠好几个月。“进原料没钱不说,工人还催着你要工资,难啊。”何海摇了摇头。
  
  福绵的服装产业起步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,最初仅仅是一家一户的缝纫店。一些有经济头脑的人,从外面拿到订单后,分给其他人做。订单越来越多时,一些人谋划着发展。那时,很多人对于从银行贷款很谨慎,但看着有人贷款后企业规模越来越大,大家先后向银行借贷。
  
  据统计,短短几年时间,当地服装制造企业发展到1200多家,服装水洗、电脑绣花、服装辅料等企业180多家,从业人员6万余人,日产服装60万件(套),年销售收入超35亿元。
  
  美昌也是在这一波大潮中逐步发展起来的。“我当时贷了几十万元,共投资100多万元扩大生产规模。”何海说,当初觉得这点贷款很容易还,但事情却没那么简单。
  
  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以出口为主的服装加工企业,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
  
  一些老板很怀念过去的小作坊,但这种想法缺乏现实意义。随着市场经济浪潮的推动,缝纫店式的小作坊必然会被慢慢取代。“以前分订单给大家做的时候,无法保证质量,难以按时交货,经常因违约被处罚。”何海说。
  
  缺乏领头企业
  
  难言集群优势
  
  “世界裤都”一些服装企业境况艰难,当地一些老板,或责怪自己运气不佳,或者觉得自己经营管理不善。从大的形势来说,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,银行几度加息,存款准备金率多次提高,这些都给中小型加工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。但问题不仅仅是这些。
  
  “生产同等档次裤子的企业太多了,产量过剩。”经常关注财政新闻的何海认为,当地牛仔裤企业多,大家主要拼价格优势,一条裤子只赚一元钱也愿意做。可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,沿海地区的一些加工企业转移到四川、云南等地,这些地方的人力成本更低,“世界裤都”没有低价位的优势了。
  
  “我们的产品比较低端,主要卖给低收入群体。”当地一名姓陈的老板说,在当前生活成本加大的情况下,很多人会压缩买衣服的开支,“他们觉得,既然没钱就省点花,反正旧衣服还可以继续穿”。他其实也想做高端产品,但需要投入太多的钱,他并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,也没有相应的管理人才和经营人才。
  
  玉林商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,当年也曾想进军福绵牛仔裤产业,但考察一番之后,他放弃了。“门槛太低,谁都可以去做,竞争也比较激烈。”他认为,最好通过一轮市场经济的洗牌,将当地的裤子企业压缩到几十家,再重点打造几个著名的龙头企业,其他的作为龙头企业的配套共同发展,就像玉柴集团以及依附它发展起来的大大小小加工企业一样,这样才是良性发展的势头。
  
  “目前这种状况,对于当地大多数企业来说,或许只是一种产业转型时期的阵痛。”一名姓李的老板说,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倒下,有头脑、有能力的企业家则会谋求突破,思考更好的发展之路。经过这一次阵痛的洗礼后,当地的服装企业或许会变得更具有竞争力。
  
  “今天上午管理区开会,有领导说,要想办法解决服装企业面临的问题。”7月29日下午,福绵管理区委有关人士对记者说。但因为没形成具体的方案,不便接受采访。
  
  记者采访了玉林市中小企业服务中心主任刘斯中。他说,关于中小企业的事情太多了,还没专门关注福绵服装企业的问题,不太了解具体情况,“我们将详细调查一下,想办法为他们提供一些必要的服务”。(唐志强 广西新闻网 南国早报) 返回上页